肖:我一直在研究李劼人先生—平特肖怎么赔

2018-08-23 23:06:00
jingcaiadmin
原创
22

  我与肖平是老朋友了,虽没经常见面,但见面必谈书,书成为不变的话题。成都图书馆二楼办公区尽头的一个房间,是肖平的办公室。房间里最为醒目的是一面巨大的书架,陈列数千本书,基本上是他自己购买的。书架前方是一张宽大的办公桌,桌子上堆放着工具书、文件以及邮寄来的杂志,但就是没有他出版的书。肖平历来清瘦,透过成堆的书本,伏案的肖平似乎与书籍融合为一体了。肖平阅读时,喜欢裁出一大堆纸片,偶有心得,记上寥寥几笔,夹到相关书页里。这样,一本本合上的书,看起来就像长出了胡须。

  市图继2005年免费向持证读者开放18万册APABI电子图书后,又陆续免费开放CNKI数字期刊库、万方数据库、超星数字图书馆以及自建特色数字资源。除了大力推广网络图书馆,免费阅读之外,我们也很注重纸质书的阅读。深圳是位居全国前列的书香城市,拥有300多台自助图书馆。市图目前建成了两所自助图书馆,一所在本馆大门口,一所在天府广场地铁站口,每所自助图书馆存书350种,凭身份证借阅,借期一月,续期一月。这样的自助图书馆还将在全市各点陆续增加。

  肖:写作这几本书时,我几乎每天都泡在市博物馆的资料室,系统梳理成都的文化与历史,尽管这些书属于成都的历史文化通俗读物,但我下的工夫不小。

  比如,1950年后,嘉乐纸厂一直保留了李劼人的股份,到1960年他还记录了收条,一季度的股金是127。8元,当时他的月工资是195。5元。几年后,却是另外一番境况。一封写于1961年1月25日深夜的家书,告诉女儿李眉及家人:年关将近,父母为儿女们准备了一批珍稀的年货寄去……他在信的末尾非常担忧:“成都吃的方面比以前更紧。”这一句话道出了实情,连副市长李劼人也感觉到饥肠辘辘了。这个时期,他写给女儿、儿子的书信中,谈得最多的就是吃,寄得最多的是味精、糖果、花生、肉、酒一类食品。他与夫人杨叔捃不断出没于东门邮电所寄东西,请夫人一道去,是要让夫人现场缝补包裹……

  记:春熙路上的龙池书肆据说地名“闻名于唐代”。它的兴起,与“”时期群众自发形成的以书易书、以各种“计划票证”换书等交易密切相关。有学者认为,这里的自发交易应算是1949年后成都最早的旧书买卖。1976年后,一大批文艺书刊陆续出版,群众开始在此由交换到交易,内容也扩大到科技、及美术作品、挂历等,逐渐形成了繁华的书刊市场。

  肖:我曾说过,40岁前主要读虚构作品;40岁后我只读非虚构作品,比如纪实、自传、历史、书信、口述类的书籍。多年来我养成了每日至少读书两小时的习惯,曾藏书两万余册,但读书是有阶段性的,最后阅读的范围会缩小。我目前的藏书大约4000册,今年春节当废纸卖出680公斤。我注意那个在小区出没的收荒匠很久了,诚实、带个小孩,等于连卖带送。我估计我的藏书还会逐步减少。流沙河先生说,一个读书人有2000册书就足矣。这一观点对我有影响。

  肖:市图建于1912年,藏书230万册,因此藏书具有延续性,自然科学方面我们不选高精尖图书,侧重于社会科学、精品图书。目前藏书中文学图书品种最多,阅读量也很大。图书是否入库,我们的标准很清楚,第一是学术价值,第二是尊重老牌出版社的品牌,第三是根据读者需求,这可以考虑,但不能盲从,毕竟图书馆具有引领社会价值取向的功能,必须走在时代实际需求的前列。我们保持了每年入库4万册新书的数量。

  肖:我一直在研究李劼人先生,近期可望完成《李劼人晚年生活小史》。另外想集中精力,完成一部打通成都历史的《成都演义》。

  记:你的《地上成都》《地下成都》等书畅销不衰,一些房地产公司甚至把这些书作为员工培训教材……

  记者(以下简称记):你的阅读经历堪称专业,作为资深的买书人读书人,有没有让你特别难忘的书事、书情?

  我那时在成都市博物馆工作,一天小孩突然生病,需要马上去医院。我翻箱倒柜,找出了一堆硬币,差不多两元钱。当小学老师的夫人说:你不要成天埋头于书,要看看我们该如何生活啊。我猛然一惊,也很自责,决定卖书。我到书肆找到驼背书商,他收购了我的全部精装书。接下来的几个月,我每天下班后就在书肆摆地摊,卖剩下的几千册平装书……书终于卖完,我获得了很多东西,但并没有获得一种轻松。我平时不喜欢外出旅游,因为山水就在心中。这一点心性,有点接近陈子庄。

  肖:哎,还是不说这事了。1998年2月,根据市政建设的需要,龙池书肆被撤销。春熙路整修后,龙池书肆搬迁到了相距数百米的新闻电影院对面新营业场内,生意很快一落千丈。如今每到周末,我和夫人带孩子去百花潭公园或昭觉寺,5元一杯的花毛峰,掺水又勤快,我就在树荫下看书。

  肖:近段时期我很喜欢读王嘉陵主编的《李劼人晚年书信集》,不但能从中感受到川菜的种种魅力,更能感受到特殊时代的生活气息。这些日记和书信的可贵之处,在于更亲近作者,也更真实地了解当时的社会和历史,每每读来都感动不已。我最喜欢、也是最感人的是他与家人的通信,言辞是如此的平实真诚,既是唠家常,也是他晚年生活的真实写照。古语云:家书抵万金。看《李劼人晚年书信集》中的家书,跟我看《曾国藩家书》一样,感觉心里发热,不知不觉随文字进入浓烈的亲情和友情中。

  肖:2014年的阅读调查报告指出,纸质书方面,全国的阅读量是年均每人4。39册,成都达到了6。04册;电子读物方面,全国人均6。74册,成都为7。39册。尽管与发达城市相比仍有距离,但成都人的阅读量在西部城市应是最高的。

  肖:王笛是一流的学者。大学时间我读到黄仁宇的《万历十五年》,震撼甚大。明万历十五年,在中国历史上本是极其普通的年份,但黄仁宇以该年前后的历史事件及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物为中心,抽丝剥茧,梳理了当时管理层面存在的问题,在此基础上探索应当吸取的经验和教训。这本书开辟了后历史研究的一种思路,在我相关着作中,都有《万历十五年》的影子,我力图在个人的情感和观察中,让历史变得鲜活。

  肖:龙池书肆1983年10月由管理部门重建,原名为“春熙书市”。最繁华时,春熙路短短百米的街上就云集了40多家书店,成为成都读书人最爱光顾的地方。时任成都市市长的刁金祥为龙池书肆题名,着名历史学者谭继和撰文记序书肆掌故,刊刻于书肆南北大理石碑上。我认识很多书老板,在那里买过很多书,比如曹明伦翻译的《英诗金库》,威廉·夏伊勒的三卷本《第三帝国的兴亡》等。如今我偶尔在书柜里看到它们,自然就想起龙池书肆,以及那时的我揣着不多的钱,急急奔走的神情……

  肖:成都市公共图书馆包括成都图书馆以及20个区(市)县图书馆。市图带领全市公共图书馆推出纸本和数字资源的全免费服务,真正实现了公共文化服务的零门槛。在全国第五次公共图书馆评估定级工作中,成都市21个公共图书馆共有18家被评为国家一级馆,3家被评为国家馆。这一结果,较第四次评估定级有了很大提高。

  阅读之于肖平,是孩提时便存于心中的最大爱好和乐趣。1980年肖平在洛带中学读初二时,学完课本里的《促织》,根本无法解馋,他被蒲松龄的神魔笔法撩拨起无限向往。老天怜见,他突然在镇新华书店发现了上海古籍出版社的繁体字全版《聊斋志异》。他回家央求,外婆捉了一只兔子卖了3元钱给他,他飞一般赶到书店买下了这本梦寐以求的宝书。书价2元多,简直是奢侈的开支,这是肖平人生中买下的第一本书。肖平回忆,那时家里很穷,买到的书不敢带回家,怕被父母责备,只能趁着干农活、割猪草的间隙,坐在田埂上痛读一番。夕阳西下,鸟雀归林,在散发着青草香味的山坡上遥想精灵与狐仙,读到夜幕降临才将书藏到茅草堆回家……

  肖:买书、读书我有两点可以谈。先说买书。我的经验是:凡遇到好书就多买两本。办公室、家里均有,伸手可及,随时可以翻阅。经常可以发现,以前(哪怕是一二十年前)的好书现在价格奇贵,如果手头有两本,就像持有原始股在疯狂飙升……再说读书。我们一家人特别喜欢去昭觉寺喝茶,茶客并非都是佛,那里几乎是一个社会大舞台,我一面看书,一面也在阅读社会。我平时工作忙、开会多,遇到间隙我就习惯性地掏出随身携带的书看上几页,我称之为见缝插针读书法。

  2014年的阅读调查报告指出,纸质书方面,全国的阅读量是年均每人4。39册,成都达到了年均每人6。04册;电子读物全国人均6。74册,成都为7。39册。尽管与发达城市相比仍有距离,但成都人的阅读量在西部城市里应是最高的。

  整整一个上午,我们谈文学,回忆那些刻骨铭心的书事,时间就这样悄然而去。他谈到博尔赫斯,尤其是博尔赫斯的名篇《奇妙神曲》。图书馆长是博尔赫斯一生唯一从事过的正式职业,图书馆也成为他一生无比珍爱的所在:“图书馆是无限的,周而复始的。”他在阿尔马格罗区的一家图书馆当职员,每天必须乘坐慢悠悠、孤零零的有轨电车赶到图书馆上班。正是在这慢悠悠的上下班电车上,博尔赫斯读完了《神曲》的几种版本。肖平说,不是妄自比附伟人,而是博尔赫斯这种阅读经历,与我后来的阅读具有某种近似。

  肖:作为公共图书馆,每周开放时间均达60小时以上,每天接待读者3000人次。本馆包括下属机构每年有上百万(次)读者。我查阅过记录,借阅排行前30位的图书,基本上是时尚、快餐读物,不属于好品质图书。我们目前限制了“官场小说”的进货数量,毕竟这类作品有负面影响。

  肖平,1966年生于四川成都,客家人,现为成都图书馆副馆长,作家,学者,研究馆员。出版过《湖广填四川》《古蜀文明与三星堆文化》《成都物语》等专着10余部,获得过“四川省劳动模范”“成都十大杰出青年”等称号,并获省部级科研成果多项。

  回忆这些往事,肖平脸上渐渐涌起了神采:“无论电子阅读多么普及,我还是喜欢纸质书。这种阅读具有生命的痕迹和质感!让人神驰八极……”

  由于喜欢读书,高考填志愿时,班主任老师说,你就填报北师大的图书管理学专业,“一辈子都可以看书!”这样,尽管并不十分明白图书管理学,肖平还是听从了这一建议。他至今还记得,在去上大学的火车上,他一口气读完了一本德国长篇小说,书名叫《他们》。

  肖平在北京读大学的4年,也是节衣缩食买书、淘书的4年。毕业回成都时,丢掉不少,托运回来的好书有1000册。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精准一肖
微信: 精准平特一肖
网址: www.seomium.com
地址: 免费平特一肖